文章目录
  1. 1. 美国与特朗普
  2. 2. 民调的成败
  3. 3. 媒体的变化
  4. 4. 投票结果
  5. 5. 诡异的中国舆论场
  6. 6. 大选之后的种族问题

川普会赢,而且不会是险胜。
——我,2016年7月7日

其实早在去年10月初选之前,我就觉得特朗普(川普)有可能当上美国总统,我当时判断他是一个很能代表美国核心价值观的候选人。

美国与特朗普

美国不是一个多元文化国家,美国有一个基本的社会共识,即核心价值观。其他少量的多元价值观是建立在社会的基础共识之上的。个人认为,拥有社会共识对于每个社会的稳定发展都很重要。尤其是一个社会里儿童的认知,必须存在很多共识,才能防止将来社群的分裂。

我们非美国人造访美国,去的往往是国际化大都市,在这些地方,能看到世界各国的人,却未必能看到美国的底色。由于学校和媒体严重偏左,外国人很难看到社会全貌。

美国的底色如下:

  • 美国是一个基督教国家,犹太人和无神论者当不了总统,指望布隆伯格和桑德斯去拯救世界是不现实的。在大城市,我们容易认为美国是一个多元宗教国家。
  • 美国是一个保守自由国家,意识形态保守自由,民意温和,国民总体大概位于中间偏右的位置,把自由看得比平等更重要。在大城市,我们容易认为美国是左派国家,并认为自由是左派的词。美国的政府比欧洲和日本的都小,总的来说减税比较符合美国价值观,而奥巴马医改不符合美国价值观。民主党本来是左翼政党,为底层劳工说话,即便本次大选,从结果上看也是低收入者更喜欢民主党而高收入者更喜欢共和党。但是,民主党近年已经失去了自己的意识形态根基,和华尔街、硅谷走得太近,成为了代表精英的党,与他们的左翼政纲有很大冲突。一个虚假左派的民主党还有什么用呢?他们在经济、环境、人权等议题上都心口不一,难以得到大家的信任。从选举结果来看,共和党的得票与往届没有太大变化,拉丁裔投给共和党的票还增多了,但没有出现突然多出一块“沉默的大多数”这样的情况。同时,民主党的票比奥巴马时期骤减,民主党自身的堕落可能才是它输掉选举的原因。有趣的是,民主党竟然在本次大选中把传统上代表精英的共和党称作民粹,而民主党自己才长期是民粹的代言人,即便在本次选举中,平民大众还是更偏爱民主党的。
  • 美国人注重家庭,公共场合经常都要把家庭展示出来。伊万卡特别优秀,给他父亲也有很多加分。在大城市,我们容易认为美国对家庭没有多么看重。
  • 美国人拥军爱国,看重国防,勇敢强悍,直白开朗。在大城市,我们容易认为美国人是国际主义者,热心于世界各国事务。美国过去在国际上扩张,一是为了冷战,二是为了反恐,三是为了做生意,都是出于自己国家的安全和商业目的。例如在中国的半殖民地半封建时期,美国是一个孤立主义大国,但这种孤立只是政治上的,一旦涉及安全和商业,美国还是会提出自己的主张。正是美国照会六国政府,强力干预中国事务,提出了针对中国的门户开放政策,要求在整个中国范围内各国都有进行贸易的权利。这符合美国的商业利益,但并不影响美国在政治上的孤立意愿。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威尔逊总统倡导成立国联,美国却在国内孤立主义的影响下没有加入国联。
    特朗普的立场也可以和同为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