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山苍苍,东海茫茫,吾校庄严,岿然中央。

东西文化,荟萃一堂,大同爰跻,祖国以光。

莘莘学子来远方,莘莘学子来远方。

春风化雨乐未央,行健不息须自强。

自强,自强,行健不息须自强!

自强,自强,行健不息须自强!


左图右史,邺架巍巍,致知穷理,学古探微。

新旧合冶,殊途同归,肴核仁义,闻道日肥。

服膺守善心无违,服膺守善心无违。

海能卑下众水归,学问笃实生光辉。

光辉,光辉,学问笃实生光辉!

光辉,光辉,学问笃实生光辉!


器识为先,文艺其从,立德立言,无问西东。

孰绍介是,吾校之功,同仁一视,泱泱大风。

水木清华众秀钟,水木清华众秀钟。

万悃如一矢以忠,赫赫吾校名无穷。

无穷,无穷,赫赫吾校名无穷!

无穷,无穷,赫赫吾校名无穷!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Lev Manovich的The Language of New Media有一节在谈texts,我觉得非常有价值,所以摘录做了博客http://www.orangeclk.com/2016/08/27/printed-word/

Manovich认为“the printed word was linked to the art of rhetoric.”那么hyperlinks的rhetoric是什么样呢?Manovich在这里引用了Roman Jacobson的学说。古代和中世纪的学者们总结出数百种修辞格。Jacobson在MIT时,接触了二进制计算机、信息论、控制论等。受此影响,他将修辞最终只分为两类:metaphor和metonymy。而超链接组成的万维网把metonymy突出到了前所未有的特权位置。

之前咨询过朋友,说Jacobson搞了一堆二元对立的东西,形成了“结构主义”。我就觉得这个想法很危险,电脑也可以是其他进制的,那他的理论结构是不是能变成三元四元?总觉得由二进制启发导出一系列二元对立的结构,这个太牵强。而且metaphor和metonymy究竟是什么,我之前也没有差明白。超链接是WWW世界的基础,所以我想搞清楚。

今天去读Jacobson《隐喻和换喻的两级》,对问题的理解确实有帮助。文章是《二十世纪西方美学经典文本(第一卷)》里收录的一篇。

从这篇文章看来,metaphor和metonymy的分类还蛮合理的,有失语症患者的两种失语机理做支撑。大致是说metaphor对应相似性,而metonymy对应毗连性,代表了两种行文线索。人们看到一个词,也会有“替换型反应”和“谓语型反应”两种联想。文章认为metaphor在浪漫主义和象征主义中占统治地位,metonymy在现实主义中占统治地位,这个我不清楚。但文章认为诗歌更加metaphor而散文更加metonymy,这一点我很认同。照着这个思路,PC互联网确实把metonymy发挥到了极致。

在Manovich的原文中,引用Jacobson的观点,是为了讲述texts的时空在不同媒介中的体现,互联网化的text,即超文本,是十分空间化的一个形式。这也许和人类整体的思潮也一致,文学、美术作品都变得越来越空间化。

但我认为时间已经在新千年缓缓归来,人们好像已经不大能接受难懂的空间探索,而更愿意听一个“故事”(也许本雅明《讲故事的人》会提到有关的内容,但我还没有看过本雅明这篇文章)。从PC晚期的媒介变化也能看出这一点,timeline出现了,扁平的互联网消失了。人们渴望信息被线性组织,非常渴望,一直进化到今天的今日头条。而且,自从手机出现之后,不管是苹果还是三星,不管屏幕怎么花哨地变化,有一个本质没有变——屏幕的比例一直在变长。我把这种现象叫做“人类需要feed”。我觉得这也是和民主/民粹有关,空间探索的门槛太高,能陶醉其中的是少数。当大部分人进场,形态一定会改变,包括媒介的形态。

这文章还需要反复琢磨,比如metaphor和metenymy是不是就一定对立,我还没有想明白。资讯产品要不要添加更多metaphor的元素,我也需要继续想。

Jacobson和Manovich都是移民到美国的苏联人。机器学习领域的宗师Vapnik也是,他提出的Vapnik bound是机器学习的数学理论根基。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国庆期间去了家乡一间小书店,买到了一本傅高义、一本李泽厚、一本刘瑜、两本文言文。

淘书吧

妈妈是作协会员,喜欢看书,认识了店长。他的老师胡健吾,竟然是我外公的知交、我父母的媒人。

胡健吾给我爸妈做过媒,是我外公的知交,共同为铜陵教育事业努力,论坛ID是“右派教师胡健吾”。我爸是他学生,店主也是他学生。铜陵城小,人和人之间一下就牵扯出这么多关联。

书店店主以前是六国化工(600470.SH)化工总厂的,我爸爸也是。经过国企改革之后,店主没了工作,才开了这家书店,店里80%的书是个人收藏。散书养家,但是反倒连房租都收不回,只好关门。

店里好多哲学书、文化书,格调甚高,实在是和市场对不上。店面附近虽然有中学和小学,但市口不好,只有学生偶然走了岔路才会遇到。卖不好是自然,但私人家藏,卖了也可惜。不过,也有好学的中学生来店里深度阅览、长期交流,让人愉悦。

店长说书店开不下去了,看纸质书的人太少,但他是真热爱。妈妈以清仓的价格买了十几本回家。店主听说我颇读些书,于是向妈妈送了范晔译的《百年孤独》予我,说“你儿子一定喜欢”。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现在李诞池子很火,让我想起了衰落的相声。

好像很多艺术产业的工业链都发生了变化。语言喜剧从相声变成了脱口秀;情景喜剧从源于相声的《我爱我家》变成了抄袭美剧的《爱情公寓》;水墨与剪纸动画的产业链已断,现在的动画工业体系苦苦追赶迪士尼;中文纪实文学也已经枯了,现代非虚构基本都是特稿模式。

这些成熟而有地方特色的产业链是怎样消亡的?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大部分小轿车至少有五个座位,驾车出行的时候有很多座位可能是空着的,运力浪费,也增加交通拥堵。汽车共享出行,初衷就是把这些浪费的座位利用起来,鼓励大家搭便车。既环保,又能缓解拥堵。

但是,共享乘车很快就成为黑车的天下,如同airbnb成为黑旅店的运营商。无监管的生意和厂商的补贴让黑车黑旅店在定价上比正规从业者获得显著优势。共享乘车并没有起到节约座位的作用。

座位没有共享起来,滴滴和uber却成了新型的出租车公司。他们比传统公司先进,能够控制司机和乘客之间的交易。在传统出租车交易发生在出租车司机和乘客之间,公司只能收租。而滴滴和uber就不同了,订单由公司配,价格由公司订,公司还会收集用户反馈给司机奖惩。这就从司机——顾客关系变成了司机——公司——顾客的关系。司机和顾客不直接接触,而都是和公司打交道,这比传统方案进步,更像一个真正做业务的公司了,也拥有了统筹交通的能力。

新领域的初创公司需要扩大市场规模,吸引尽量更多用户,先占领市场才能讨论后话。而要达成这一目标,就不免要扩大汽车的供给。很多无监管租车行和外地车涌入市场,造成风险。同时,很多地铁和公交乘客走出公交系统成了汽车用户,道路变得更拥挤。最关键的是,汽车上剩余的座位并没有被共享起来,不是共享经济。

畸形。

但在严格的网约车管理制度下,职业黑车无利可图或者没有法定许可,几乎被挤干,剩下来的则基本是接近出租车和接近顺风车的部分,这才更接近共享经济的本意。

至于打车因为监管不方便了,那正常,本来就需要支付更高的价格才能负担得起城市的打车服务。

在我理想的城市中,大家都通过公交系统出行才最好。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解谜游戏是非常适合手机媒介的新媒体艺术体裁。

  • 手机媒介的注意力比较集中,玩家另开窗口搜索攻略的可能大大降低,显著提高游戏体验。
  • 解谜游戏不需要复杂操作,本就无需鼠标键盘,适合手机。
  • 手机可以随身携带,随时思考,碎片使用。解谜游戏一般较轻,适合手机场景。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我认为头条本质上就是门户的移动版。是一个打着人工智能旗号的门户应用。

由于手机媒介对搜索的支持很不好,所以一些应用采用后退一步的方案,优化门户应用来填充手机资讯消费市场。

手机的屏幕比电脑小很多,没有发展出窗口操作界面,应用间跳转又慢又不方便。在电脑中,窗口和标签页是标配,用户可以很方便地在不同任务中切换。用户对电脑的访问是随机访问,想看哪里点哪里,但对手机就不行了。只能按照每一款手机应用的节奏来,在应用内顺序访问,切换应用的成本较高。

搜索就很需要电脑桌面对界面跳转的支持。我认为搜索在手机上的衰落主因就是传统网页搜索操作对手机媒介的不适应。

在搜索不利的情况下,消费者和厂商将精力转向门户也自然。但头条类应用归根到底还是门户,从产品形态、内容到商业模式都是。

桌面电脑时代就有这样的门户产品。百度、谷歌、雅虎都能根据用户习惯朴素地推荐新闻流,也能刷新。头条把这套操作移植到了手机上,人员也是百度的班底,做起来非常自然。

我认为头条类产品能够崛起,和微信对推送的限制也颇有关系。公众号不再有通知权限而是被收到了抽屉里,时效性也砍了,所以出现了一块市场空隙。用户需要能接受通知的新闻产品。这个角色由手机门户来扮演,非常自然。

门户的效率比搜索低,但是手机上搜索操作的阻尼太高。

而门户终究是一个老旧的商业形态。互联网早期,门户是真门户,是通往整个互联网世界的大门。但今日头条绕半天也只在今日头条里面,不能再称为门户了。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黑镜第三季第四集叫《San Junipero》,讲述了一个VR世界。人们死后把意识上传到哪里,获得鲜活的永生。

这不就是冥界吗?也许未来真的会有这样的冥界,而且这个冥界是人造的,不是神。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28届金曲奖,Mr.Miss荣获最佳演唱组合,杜凯是组合成员之一。

杜凯比他的北大师姐邵夷贝只低一级,但成名就晚得多了。近年很红的程璧,则是杜凯在北大吉他社的吉他课学生。

北大毕业的导演胤祥曾经给北大拍过《离骚》三部曲,杜凯有两首歌分别收录在《离骚II》《离骚III》中作为插曲,分别是《人海茫茫》《天海一边

2010年,北大发放的录取通知书附有一款角色扮演游戏,帮助新生提前了解北大。玩家要在游戏中扮演一名北大新生,完成报到注册、领校园卡、选课、参加社团、吃饭、借书等一系列任务,努力学习,天天向上。

这款游戏的同名主题曲就是杜凯与沈辛成合作的作品:《北大英雄》

现在,沈辛成主持着选美在大选后的播客。宇宙老师告诉我,播客配乐正是金曲奖杜凯操刀。

Mr.Miss的另一位成员也是北大毕业生,考古文博学院刘恋。他们在北大十佳歌手大赛上认识,一个是评委,一个是选手,一个喜欢黑人音乐一个喜欢丧音乐。南都新京的报道讲述了他们组合的故事。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邹昊在机器之心峰会的圆桌论坛上讲了一些非常好的内容。他说他现在主要的业务在金融和医疗两块。他认为深度学习在医疗方面的应用会比金融来得更早更容易。

我也是这么理解的,金融的应用还太遥远,除了帮人类做一些简单的初筛和挖掘,看不到可行方案。医疗则已经很成熟,真的能看医疗影像完成诊断。问题来源于数据。从哪儿获得大量病患数据呢?医院的合作意向是一个问题,患者的隐私是另一个问题。目前要想形成合法应用,必须要与医院合作。

图像识别诊断归根到底是要抢医生饭碗的,而数据都在医院手里,医疗共同体有强大的意愿阻隔数据的传播。双方对数据的拉锯会是行业发展的一个看点。比如Deepmind与NHS的争端12

邹昊给出了一条很可行的路径。他表示美国的医生看的病例少,工作清闲。如果这个时候出现一台效率很高的机器,会对他们构成很大冲击。但中国的医疗专家每天要看太多病人,十分劳累,如果有机器帮他们分担工作,医生也会收益。所以,中国算是一个更适合智能医疗应用的市场。

具体操作,邹昊已经与学校合作共建实验室,再以此为平台与医院合作研究。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