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认为头条本质上就是门户的移动版。是一个打着人工智能旗号的门户应用。

由于手机媒介对搜索的支持很不好,所以一些应用采用后退一步的方案,优化门户应用来填充手机资讯消费市场。

手机的屏幕比电脑小很多,没有发展出窗口操作界面,应用间跳转又慢又不方便。在电脑中,窗口和标签页是标配,用户可以很方便地在不同任务中切换。用户对电脑的访问是随机访问,想看哪里点哪里,但对手机就不行了。只能按照每一款手机应用的节奏来,在应用内顺序访问,切换应用的成本较高。

搜索就很需要电脑桌面对界面跳转的支持。我认为搜索在手机上的衰落主因就是传统网页搜索操作对手机媒介的不适应。

在搜索不利的情况下,消费者和厂商将精力转向门户也自然。但头条类应用归根到底还是门户,从产品形态、内容到商业模式都是。

桌面电脑时代就有这样的门户产品。百度、谷歌、雅虎都能根据用户习惯朴素地推荐新闻流,也能刷新。头条把这套操作移植到了手机上,人员也是百度的班底,做起来非常自然。

我认为头条类产品能够崛起,和微信对推送的限制也颇有关系。公众号不再有通知权限而是被收到了抽屉里,时效性也砍了,所以出现了一块市场空隙。用户需要能接受通知的新闻产品。这个角色由手机门户来扮演,非常自然。

门户的效率比搜索低,但是手机上搜索操作的阻尼太高。

而门户终究是一个老旧的商业形态。互联网早期,门户是真门户,是通往整个互联网世界的大门。但今日头条绕半天也只在今日头条里面,不能再称为门户了。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黑镜第三季第四集叫《San Junipero》,讲述了一个VR世界。人们死后把意识上传到哪里,获得鲜活的永生。

这不就是冥界吗?也许未来真的会有这样的冥界,而且这个冥界是人造的,不是神。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28届金曲奖,Mr.Miss荣获最佳演唱组合,杜凯是组合成员之一。

杜凯比他的北大师姐邵夷贝只低一级,但成名就晚得多了。近年很红的程璧,则是杜凯在北大吉他社的吉他课学生。

北大毕业的导演胤祥曾经给北大拍过《离骚》三部曲,杜凯有两首歌分别收录在《离骚II》《离骚III》中作为插曲,分别是《人海茫茫》《天海一边

2010年,北大发放的录取通知书附有一款角色扮演游戏,帮助新生提前了解北大。玩家要在游戏中扮演一名北大新生,完成报到注册、领校园卡、选课、参加社团、吃饭、借书等一系列任务,努力学习,天天向上。

这款游戏的同名主题曲就是杜凯与沈辛成合作的作品:《北大英雄》

现在,沈辛成主持着选美在大选后的播客。宇宙老师告诉我,播客配乐正是金曲奖杜凯操刀。

Mr.Miss的另一位成员也是北大毕业生,考古文博学院刘恋。他们在北大十佳歌手大赛上认识,一个是评委,一个是选手,一个喜欢黑人音乐一个喜欢丧音乐。南都新京的报道讲述了他们组合的故事。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邹昊在机器之心峰会的圆桌论坛上讲了一些非常好的内容。他说他现在主要的业务在金融和医疗两块。他认为深度学习在医疗方面的应用会比金融来得更早更容易。

我也是这么理解的,金融的应用还太遥远,除了帮人类做一些简单的初筛和挖掘,看不到可行方案。医疗则已经很成熟,真的能看医疗影像完成诊断。问题来源于数据。从哪儿获得大量病患数据呢?医院的合作意向是一个问题,患者的隐私是另一个问题。目前要想形成合法应用,必须要与医院合作。

图像识别诊断归根到底是要抢医生饭碗的,而数据都在医院手里,医疗共同体有强大的意愿阻隔数据的传播。双方对数据的拉锯会是行业发展的一个看点。比如Deepmind与NHS的争端12

邹昊给出了一条很可行的路径。他表示美国的医生看的病例少,工作清闲。如果这个时候出现一台效率很高的机器,会对他们构成很大冲击。但中国的医疗专家每天要看太多病人,十分劳累,如果有机器帮他们分担工作,医生也会收益。所以,中国算是一个更适合智能医疗应用的市场。

具体操作,邹昊已经与学校合作共建实验室,再以此为平台与医院合作研究。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语音转文字

很多时候需要根据录音写文章,语音转文字的过程很痛苦。音频要来回听很多遍,还要不断在播放器和编辑器窗口之间切换。效率低下,体验痛苦。

现在语音识别技术已经很成熟,可以帮助作者减轻一些工作量。

讯飞听见录音笔

讯飞的中文语音识别能力是各大厂商中最好的。这款录音笔可以利用讯飞的服务把录好的语音转成文字,减轻人的工作量,售价一千出头。

讯飞听见录音宝

这是一款手机应用,功能和系统内置的录音程序差不多,但同样接入了讯飞的语音识别能力,可以利用这个程序把手机变成录音笔并转写成文字。不过这个转写文字服务要花钱。

讯飞其他服务

讯飞本身提供了很多语音转文字的服务。原则上只要有录制好的音频文件,都可以找到对应的讯飞服务将其转为文字,但是最方便的途径是上述两种。讯飞自制的录音笔可能会比普通录音笔在硬件上更能适配语音识别的软件。

写作软件

我了解到中国最优秀的记者群体仍然普遍使用Word写文章。Word并不是一款写作工具,Word擅长做的工作是办公室文字组织、排版。而专业作者写作的主要工作是整理资料、谋篇布局、增删修改。Word中大量的格式工具、排版工具对专业作者来说都是无用的,而Word又缺少对参考资料、文章构思等功能的支持。

Scrivener是一款口碑不俗的专业写作软件,

Scrivener 是一个强大的写作工具,辅助作者完成从作品构思、搜集资料、组织结构、增删修改到排版输出的整个写作流程。无论是结构化的论文还是信马由缰的随笔,各种写作方式都可以在 Scrivener 中找到适合的工具和功能。

——豆瓣条目

Scrivener支持卡片写作、大纲写作,并且可以灵活操纵卡片与大纲,让作者可以随意调整文本段落的顺序和结构。Scrivener支持分屏,可以让半个屏幕播放音频视频,半个屏幕打字。还能用快捷键操作音频视频的播放,虽然我觉得体验还有很大改进空间,但比Word强多了。Scrivener还提供了参考资料的模块,可以帮助作者把需要用到的资料、临时记下的笔记储存起来,加以管理,随时查看。

最后,Scrivener还能把文章输出成作者想要的格式,支持的格式和版式非常多。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发行版类型

服务器发行版

服务器要求软件包稳定、安全、久经考验。一般自带安全设施、管理工具、各类基础网络服务。服务器发行版的软件包往往很旧,依赖关系牢固。不建议在服务器发行版上自行编译安装软件包,也不建议在服务器发行版上安装第三方软件包,这都是破坏服务稳定的行为。尤其不建议因为嫌弃服务器上的软件包太旧而人为安装较新的版本,这样会破坏服务器发行版苦心孤诣设置的稳定软件结构,这是服务器发行版最宝贵的价值。

但总有些包是官方没有提供的,典型如各类常用非自由软件。安装这些包的时候需要小心。

工作站发行版

工作站是开发用机,要求软件包足够新,方便开发者跟进开发。开发者可以在工作站上尝试新工具,有别于服务器上只部署久经考验的稳定服务。工作站一般自带各类开发环境。

容器发行版

为Docker等容器量身打造的版本,为规模计算机集群而优化,着重提供自动化部署和其他集群服务能力。

桌面发行版

桌面主要供日常使用,要对桌面操作、键盘鼠标、音频视频播放、浏览网页提供较好的体验。一般自带各类桌面应用。软件包管理不如服务器版和工作站版规整,软件结构比较差。

版本体系

有的公司会同时开发服务器版与桌面版,也有社群会维护有相关关系的服务器版与桌面版。

服务器Linux和工作站Linux最好成套,例如都采用红帽系,或都采用SUSE系,或都采用Debian系。这样可以让开发环境和部署环境相对一致,拥有相同的工具栈,开发效率高,部署成本低。

红帽系:

  • Red Hat Enterprise Linux(付费服务器)
  • CentOS(免费服务器)
  • Fedora WorkStation
  • Fedora Server
  • Fedora Atomic

Red Hat Enterprise Linux简称RHEL,是美国红帽公司提供的付费服务器发行版,配套红帽公司的付费支持服务。

CentOS是RHEL的开源版,由红帽社区根据RHEL采用的软件包编译而来,免费,不享受红帽公司付费支持服务。

Fedora有三个版本:工作站版、服务器版、容器版。工作站最为流行,一般说Fedora就是指其工作站版。

Fedora的服务器版并不适用于实际部署服务,用官方文档的说法,Fedora服务器版“便于经验丰富的系统管理员使用开源社区中的最新服务器技术。”可以说是服务器管理人员的开发版。资深的管理人员可以把它当作实际部署服务的版本。

Fedora Atomic是针对Docker的版本。

Suse系:

  • SUSE(服务器)
  • openSUSE(工作站、桌面)

SUSE是一款欧洲的企业用发行版,自身还有很多版本,包括普通的企业版服务器版本、各种硬件平台定制的企业服务器版本、企业桌面版本、企业管理版本、企业存储版本等等,大部分版本与服务需要收费。SUSE比红帽更为高端,适合大型企业使用。

openSUSE兼有工作站与桌面的功能,以桌面精美著称,软件包的配置和管理则为工作站应用创造了良好条件,如果现在需要在个人电脑上安装一款国际化的Linux,我推荐openSUSE。

Debian系:

  • Debian(服务器)
  • Ubuntu(桌面)

其中Ubuntu分为桌面版、服务器版、嵌入式版(物联网版),桌面最为流行。

Ubuntu桌面是桌面Linux中影响力最大的,资料丰富,社区发达,适合新手入门,也适合长期作为桌面使用。

Ubuntu的服务器版适合初学者入门,因为和广泛使用的Ubuntu桌面最为接近,容易入手,但难堪大用。

嵌入式版我不了解。

特别:

  • Gentoo(工作站)
  • ArchLinux(工作站)
  • CoreOS(容器)
  • Deepin(桌面)

Gentoo和ArchLinux都是完全的滚动发行版,可以灵活安装各种软件,定制性强。Gentoo的定制性尤其强,Gentoo的软件包是源码而非二进制码,需要在本地编译安装,用户可以定制编译选项。甚至连Gentoo内核都可以换,在Linux之外还可以选择BSD等内核。Gentoo还可以在各种硬件平台上运行,是最灵活的主流发行版。

ArchLinux使用二进制包,灵活性不如Gentoo但超过绝大多数发行版。在同样是完全滚动更新的前提下,比Gentoo容易操作,使用更加方便省心。

CoreOS是为容器优化的集群服务Linux,是影响力很大的容器操作系统。

Deepin是一款国产桌面发行版,桌面功能强劲,对中国用户友好。如果您想使用一台Linux桌面,强烈推荐Deepin。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不知道大家上次去银行开户办卡是什么时候。记得以前办卡,是去银行拿号排队,然后去柜台人工办理。今天我去办卡,直接用机器就搞定了,带上身份证、人脸、手机,信息都填完之后,通过银行工作人员人工检查,卡就自动吐出来,电子银行等业务办理也都顺便点两下屏幕搞定,全程不过五分钟。

科技进步太快,怪不得现在柜员上班越来越少了。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最近升级了机器的软件和硬件,硬盘从25G换到了40G,系统从CentOS6.4升级到了CentOS7.3。升级的原因是旧系统yum中出现了我短时间无法解决的错误,产生了很多重复的包。

早先我在CentOS6.4中安装nginx的时候,epel源里并没有nginx,所以我当时添加了nginx的官方源。后来epel源可能又添加了nginx软件包,于是出现了两个不同源里的nginx包,引发一系列重复软件包问题。

升级之后,我关闭了永恒九月(esep.me)主站,打算短期内不再恢复,域名也不要了。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今天看到湾区日报的一篇评论,评论的是2010年TechCrunch的一篇文章。那篇文章说“Facebook与App Store这种封闭式的系统(walled garden)若不顺应历史潮流、开放起来,将不可避免地沦为 AOL 之辈。

七年过去了,事情没有像作者预料的那样发展,这些系统变得更封闭了。这是为什么呢?

因为电脑和手机的展示媒介是不一样的,也有不同的交互方式。手机的屏幕比电脑小很多,没有发展出窗口操作界面,应用间跳转又慢又不方便。在电脑中,窗口和标签页是标配,用户可以很方便地在不同任务中切换。用户对电脑的访问是随机访问,想看哪里点哪里,但对手机就不行了。只能按照每一款手机应用的节奏来,在应用内顺序访问,切换应用的成本较高。

在电脑上装软件,可以看到想要的链接或安装包就去点,然后切换到别的窗口执行工作,时不时切回来观察安装进度。手机如果也依靠这种文件夹和浏览器的模式,则用户体验会非常差,势必需要平台方做更多工作,把软件安装流程全部接管过来。而且有了应用商店的控制,平台方对应用质量也得以把关,能避免一些Windows全家桶的现象。

应用商店以外的场景也一样,要想获得好的体验,用户只能沉浸在某一个应用中。所以各应用都要努力在自身内部完成用户操作,从而体现出封闭性。但Facebook和腾讯等公司都在不断开放自己的能力,提供开放接口的同时维持应用体验。虽然体验上比7年前更封闭,但内涵上还是开放了,虽然远不如电脑生态。

苹果应用商店其实也是开放的表现,苹果正是因为商店的开放,获得了大量第三方功能扩展,才得以成功。个人认为,苹果公司的再度崛起,主要原因不是因为iPhone,而是因为iTunes商店的发明。iPhone本身并不太有创造性,一切源自iPod。有机会再写文章论述此事。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我认为我们正在面临一个社会重塑的局面。过去,人类曾经推翻贵族,建立了现代的代议民主技术官僚社会。现在,很可能代议民主技术官僚也要解体,人类将进入更平等与民主的世界。

我会觉得目前的状况和法国大革命、魏晋南北朝相似,旧统治阶级无法再维持这个社会,在秩序重建的过程中,世界陷入动荡,同时浪漫主义的艺术得到发展,人类的思想也获得解放。

信息传播方式的进步是这些变化的源动力。在古代,国王和贵族掌握的知识比普通平民多很多,他们对知识和信息享有高度垄断。印刷术出现之后,下等贵族和普通平民拥有了获取知识的权力。到这个时候,国王和贵族再靠自己维持社会就力不从心了,他们不得不与民间分享权力。

虽然印刷术让平民拥有了获得信息的权力,但发行权仍然是由寡头把持的。现代传统媒体以广播形式的大众媒体为主,报纸、杂志、广播、电视,都是小部分人向大部分民众广播的地方。能够发声的人是少数,这些人承担着中介的作用。政治中的代议制亦是如此。

互联网带来了新格局:每个人都能说话了。上层阶级在失去获取信息的垄断权力之后,又要失去发布信息的垄断权力。掌握资源的人和机构现在说的每句话都要被平民放在显微镜下审视并评论,任何无意的疏忽和有意的错误一经展现便会遭到攻击。过去,他们站在高台上慷慨激昂;现在,他们被围观群众指指点点。很多过去能够掩饰的谎言遭到戳穿,上层阶级必须与平民分享更多权力、吸纳更多平民的协助才能维持秩序。

另一方面,在互联网中,任何人可以联系任何人,只要他们俩都有意愿。当人们能直接从特朗普的推特上得到有关总统的第一手信息时,谁还需要发言人和媒体作为中介呢?随着信息的进一步自由流通,各种中介的作用都在削弱,中介想要获取利益也越来越难。不知道有多少人和我有相同感受,我感觉从小到大参加每一次活动,媒体报道出来的样子都和我自己的体验差别很大。而媒体播报的内容才是真正有传播力的,大家都会以为事情是媒体说的那个样子。这种垄断的“曲解权”让我很不快。互联网让媒体再也不能随心所欲地滥用权力了。

但现有的权力秩序明显还没准备好,全球的旧秩序者们被打了当头一棒。他们还悠哉游哉保持着以往的工作质量,其结局就是接受平民的汹涌嘲讽。不仅是中国有“砖家”“妓者”这样的风潮,欧美人一样不认可他们的“专家”与“精英”。现在人们可以通过表达消解那些名不副实的权威,权威必须付出更多努力让自己配得上社会位置。

总的来说,就是社会的秩序改变了,同样的位置对人要求更高了。过去可以凭借信息不流通而懈怠的余量没有了,社会地位上的差距不再能为上位者营造足够的权威门槛。由于信息的充分流通,权威进一步被祛魅。专家必须要做出优质的工作才能获得大家的认可,“专家”的名号和“贵族”的名号一样不再好使。这是人民的胜利。

当然这个世界也不是完全平等,完全平等的乌托邦是很难——说不定也很恐怖的。在互联网的网络结构中,仍然有少数人掌握着信息传递的命脉,但是掌控的力度更弱,情况要比过去好了很多。

基于以上认识,我觉得我们的社会可能将迎来200年的动荡时期,同时这也会是一个思想、艺术、科学的黄金时代。而这一切的源头在我看来就是媒介权力的变迁,它改变了知识和信息的流通情况。普通的科技创新会让我们吃得更好玩得更爽,会让我们冬天有暖气夏天有空调;但资源流通方面的科技创新会让皇帝不再是皇帝奴隶不再是奴隶,会给世界解放出高一个数量级的力量。这也是我想去媒体公司的原因之一,去一切的源头。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