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大家上次去银行开户办卡是什么时候。记得以前办卡,是去银行拿号排队,然后去柜台人工办理。今天我去办卡,直接用机器就搞定了,带上身份证、人脸、手机,信息都填完之后,通过银行工作人员人工检查,卡就自动吐出来,电子银行等业务办理也都顺便点两下屏幕搞定,全程不过五分钟。

科技进步太快,怪不得现在柜员上班越来越少了。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最近升级了机器的软件和硬件,硬盘从25G换到了40G,系统从CentOS6.4升级到了CentOS7.3。升级的原因是旧系统yum中出现了我短时间无法解决的错误,产生了很多重复的包。

早先我在CentOS6.4中安装nginx的时候,epel源里并没有nginx,所以我当时添加了nginx的官方源。后来epel源可能又添加了nginx软件包,于是出现了两个不同源里的nginx包,引发一系列重复软件包问题。

升级之后,我关闭了永恒九月(esep.me)主站,打算短期内不再恢复,域名也不要了。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今天看到湾区日报的一篇评论,评论的是2010年TechCrunch的一篇文章。那篇文章说“Facebook与App Store这种封闭式的系统(walled garden)若不顺应历史潮流、开放起来,将不可避免地沦为 AOL 之辈。

七年过去了,事情没有像作者预料的那样发展,这些系统变得更封闭了。这是为什么呢?

因为电脑和手机的展示媒介是不一样的,也有不同的交互方式。手机的屏幕比电脑小很多,没有发展出窗口操作界面,应用间跳转又慢又不方便。在电脑中,窗口和标签页是标配,用户可以很方便地在不同任务中切换。用户对电脑的访问是随机访问,想看哪里点哪里,但对手机就不行了。只能按照每一款手机应用的节奏来,在应用内顺序访问,切换应用的成本较高。

在电脑上装软件,可以看到想要的链接或安装包就去点,然后切换到别的窗口执行工作,时不时切回来观察安装进度。手机如果也依靠这种文件夹和浏览器的模式,则用户体验会非常差,势必需要平台方做更多工作,把软件安装流程全部接管过来。而且有了应用商店的控制,平台方对应用质量也得以把关,能避免一些Windows全家桶的现象。

应用商店以外的场景也一样,要想获得好的体验,用户只能沉浸在某一个应用中。所以各应用都要努力在自身内部完成用户操作,从而体现出封闭性。但Facebook和腾讯等公司都在不断开放自己的能力,提供开放接口的同时维持应用体验。虽然体验上比7年前更封闭,但内涵上还是开放了,虽然远不如电脑生态。

苹果应用商店其实也是开放的表现,苹果正是因为商店的开放,获得了大量第三方功能扩展,才得以成功。个人认为,苹果公司的再度崛起,主要原因不是因为iPhone,而是因为iTunes商店的发明。iPhone本身并不太有创造性,一切源自iPod。有机会再写文章论述此事。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我认为我们正在面临一个社会重塑的局面。过去,人类曾经推翻贵族,建立了现代的代议民主技术官僚社会。现在,很可能代议民主技术官僚也要解体,人类将进入更平等与民主的世界。

我会觉得目前的状况和法国大革命、魏晋南北朝相似,旧统治阶级无法再维持这个社会,在秩序重建的过程中,世界陷入动荡,同时浪漫主义的艺术得到发展,人类的思想也获得解放。

信息传播方式的进步是这些变化的源动力。在古代,国王和贵族掌握的知识比普通平民多很多,他们对知识和信息享有高度垄断。印刷术出现之后,下等贵族和普通平民拥有了获取知识的权力。到这个时候,国王和贵族再靠自己维持社会就力不从心了,他们不得不与民间分享权力。

虽然印刷术让平民拥有了获得信息的权力,但发行权仍然是由寡头把持的。现代传统媒体以广播形式的大众媒体为主,报纸、杂志、广播、电视,都是小部分人向大部分民众广播的地方。能够发声的人是少数,这些人承担着中介的作用。政治中的代议制亦是如此。

互联网带来了新格局:每个人都能说话了。上层阶级在失去获取信息的垄断权力之后,又要失去发布信息的垄断权力。掌握资源的人和机构现在说的每句话都要被平民放在显微镜下审视并评论,任何无意的疏忽和有意的错误一经展现便会遭到攻击。过去,他们站在高台上慷慨激昂;现在,他们被围观群众指指点点。很多过去能够掩饰的谎言遭到戳穿,上层阶级必须与平民分享更多权力、吸纳更多平民的协助才能维持秩序。

另一方面,在互联网中,任何人可以联系任何人,只要他们俩都有意愿。当人们能直接从特朗普的推特上得到有关总统的第一手信息时,谁还需要发言人和媒体作为中介呢?随着信息的进一步自由流通,各种中介的作用都在削弱,中介想要获取利益也越来越难。不知道有多少人和我有相同感受,我感觉从小到大参加每一次活动,媒体报道出来的样子都和我自己的体验差别很大。而媒体播报的内容才是真正有传播力的,大家都会以为事情是媒体说的那个样子。这种垄断的“曲解权”让我很不快。互联网让媒体再也不能随心所欲地滥用权力了。

但现有的权力秩序明显还没准备好,全球的旧秩序者们被打了当头一棒。他们还悠哉游哉保持着以往的工作质量,其结局就是接受平民的汹涌嘲讽。不仅是中国有“砖家”“妓者”这样的风潮,欧美人一样不认可他们的“专家”与“精英”。现在人们可以通过表达消解那些名不副实的权威,权威必须付出更多努力让自己配得上社会位置。

总的来说,就是社会的秩序改变了,同样的位置对人要求更高了。过去可以凭借信息不流通而懈怠的余量没有了,社会地位上的差距不再能为上位者营造足够的权威门槛。由于信息的充分流通,权威进一步被祛魅。专家必须要做出优质的工作才能获得大家的认可,“专家”的名号和“贵族”的名号一样不再好使。这是人民的胜利。

当然这个世界也不是完全平等,完全平等的乌托邦是很难——说不定也很恐怖的。在互联网的网络结构中,仍然有少数人掌握着信息传递的命脉,但是掌控的力度更弱,情况要比过去好了很多。

基于以上认识,我觉得我们的社会可能将迎来200年的动荡时期,同时这也会是一个思想、艺术、科学的黄金时代。而这一切的源头在我看来就是媒介权力的变迁,它改变了知识和信息的流通情况。普通的科技创新会让我们吃得更好玩得更爽,会让我们冬天有暖气夏天有空调;但资源流通方面的科技创新会让皇帝不再是皇帝奴隶不再是奴隶,会给世界解放出高一个数量级的力量。这也是我想去媒体公司的原因之一,去一切的源头。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我建立了一个私人图书馆网站,名为“会饮阁”,方便自己查找书本,也方便朋友们借阅。

“会饮”出自柏拉图的《会饮篇》,“会饮阁”整体命名方式参照了中国传统藏书阁的名称。建立此阁,意在与朋友们分享、讨论读书内容,欢迎大家向我借书。

目前展列出来的书还很少,我会逐渐添加。

网址:http://lib.orangeclk.com,欢迎使用手机访问。

源代码:https://github.com/orangeclk/huiyin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介绍一部音乐剧:薛定谔的猫

这部剧最近好像挺火,我看了一集才发现,这部剧基本上是在校时的大学同学做的。导演是材料系唐韬,音乐导演工业工程系程铖,男主角土木系马瑞男,监制工业工程系王天居,制片人是北大法学院的刘莐,刘莐同时是如是娱乐法的创始人。整部剧的音乐都由O2音乐棚制作。基本上就是当时在学校拍电影做音乐的那群人。

马瑞男现在还在学校读研,剧中演员也多是大学生或高中生。

剧中高中校园的歌手大赛简称“校歌赛”,这个名字太有代表性,正常大学里的歌手大赛一般就叫“歌手大赛”或者“十佳”,“校歌赛”这种简称只有我们这样的中二学校才会有吧。听着就觉得亲切,像是剧本里埋下的暗号。谷歌搜索“校歌赛”,一屏幕只有清华的消息。

本剧剧情大量参考了日本的《命运石之门》。《命运石之门》是一部很受欢迎的日本动画兼游戏。参考的内容挺多的,连性别转换这个细节也复制了。

风格大体上是美国中学阳光音乐剧的感觉,这种体裁在大陆应该算是非常新颖。每集有四五首外文歌曲和冷门的中文歌曲,都很好听。演员是各大学歌手比赛冠军和诸多中国好声音学员。我在微博上看到,有一位演员刚刚在艺考中获得了全省专业第一的成绩。这样的唱功保证了歌曲的演绎的质量,想看音乐剧的朋友请不要错过~

花开的声音



清华有很好的音乐传统,除去几位知名音乐人外,中国第一部校园音乐舞台剧《花开的声音》也来自清华,其中的单曲《一直以为》颇受好评。男主角闫旭、女主角郭易、其他的演员的主创都是清华在校生,李健、后弦、钟立风参与客串。

http://ent.sina.com.cn/f/h/huakaideshengyin/ 这里有当时新浪娱乐的报道,连网址都那么有时代特色。

郭易后来成为了职业歌手。



程何

《花开的声音》中有一位女配角是来自清华工业工程系的陈妍斐,他现在在七幕人生担任高级制作经理

七幕人生致力于百老汇音乐剧的版权引进和本土化制作,应该也是目前大陆唯一专门做音乐剧引进的公司。

七幕人生的创始人杨嘉敏是北大英文系的同学,他作为30岁以下优秀企业家,位列财富杂志去年底推出的“2016年中国40位40岁以下商业精英”之一;第二位员工是杨嘉敏的大学英美戏剧老师约瑟夫·格雷夫斯,艺术总监;第三位员工则是清华生物系的程何,剧本总监。

程何是一位计算机竞赛保送生,也是全中国唯一一位职业音乐剧译配师。我们近年看到的《妈妈咪呀》《我,堂吉诃德》《猫》《Q大道》《狮子王》《音乐之声》都有他的参与或主导。这些剧作当中也有不少就是七幕人生的作品。

程何的专访稿中有这么一段话:

大学时的系主任曾在一堂课上,对台下的“天之骄子”们说,“如果你们要转行,干什么都好,千万别做文艺。”

从中可以一窥生物系的艰难。但和这位老师的观点大有不同,我预计诸多工商行业的技术工作前景都不大好,文化行业却会欣欣向荣。

向前辈致敬

我们可以看到很多同学来自工业工程系。工业工程并不是一个没落的传统工科,相反,它是一门现代交叉科学。总的来说,工业工程的目标是研究如何让某件事情做得更有效率,这件事可以是工业生产,可以是人事管理,也可以是人机交互,等等。

他们要学习运筹学(涉及算法)、复杂系统、企业管理、统计(比如说品控)、仓储物流供应链、人因工程、生产系统(比如说生产线流程优化调度)。

苹果公司的现任CEO蒂姆·库克就是工业工程系学生,他是一位供应链大师。我想,工业工程系同学们复杂的知识背景和专业的企业经营技术对他们探索新领域的工业体系也会提供很大助力。

清华不仅出音乐人,还出音乐工业的建设者。中国音乐的发展路上,有很多来自清华北大“外行人”的贡献。感谢师兄师姐们的辛勤努力,你们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好。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个人认为,目前的信息乱象,问题不在假新闻,在于信息秩序的失范。

假新闻一直存在,只不过不在精英的主流视野里。小报一直存在,但互联网让这一切直观地浮出了水面。发行权不再垄断,高级报刊收不到高昂的订阅费用。民主的力量扩大,小报获得了民众发声的支持。另一方面,高级报刊代表的权威也在被消解,民众可以迅速攻击报道中的失误瑕疵和蓄意错误,拉低高级报刊的形象。过去稳定的信息秩序不存在了,曾经的权力所有人失去了掌控力。当小报在社会中占据优势的时候,谣言就是满天飞的。在很多国家的很多时代,大家把媒体胡编乱造视为习以为常的事情。现在我们也是这样。

高级报刊需要寻找新的盈利渠道,即作为互联网产品的增值服务。

同时,世界也需要准确严肃的信息,有这样的市场需求,有很大的机会。

在秩序失范的起初,黄色新闻竞相出位,但渐渐高级报刊还是会沉淀出来,报刊自己在进步,大众的信息选择也在进步。这也算是个“消费升级”的过程。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移动互联网占的比重越来越多,而搜索引擎不是移动互联网的入口。过去,搜索引擎是整个网络世界的中心;现在,它的地位下降了,想象空间骤减。不过谷歌拥有安卓生态,通过谷歌play,一样掌握了移动互联网入口。而百度的91无线助手基本没达到此目的。

电子商务侵蚀了一部分搜索引擎的生意。本来,用户要输入关键词去搜索引擎寻找信息,进而可能通过搜索引擎提供的广告找到消费目标。但现在用户需要什么东西,往往会去电商网站搜索。商家愿意把广告费更多地付给淘宝和亚马逊,以期获得更高的曝光量。

谷歌过去把广告和内容严格区分开,广告只在侧边栏,主栏都是搜索内容。而国内搜索引擎往往把广告放在主栏的上方。过去,我们在对比谷歌百度时,经常会提到这一点。现在,谷歌也把广告放到主栏的上方了。是不是谷歌收入上有压力?我想这是一种可能。

广告业务占了搜索引擎收入的绝大多数,其他业务几乎都是不赚钱的。搜索引擎公司纷纷转向人工智能,这也很自然,因为搜索引擎本质上就是一个问答人工智能,他们的技术积累和数据积累最适合做人工智能。如果他们不能在人工智能的新领域找到突破,将来的发展空间可能会是堪忧的。目前,我比较看好搜狗语音、百度卡车、谷歌医疗的发展。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我建立了一个空之轨迹攻略资料站镜像:http://ed6.orangeclk.com/,这应该是全网最优秀的空之轨迹中文攻略了,图文并茂,细节充分。

源站是清华大学水利系9字班师兄做的。起初我想找空之轨迹的攻略看,发现这个站最好。点开站长的个人信息,发现他竟然是清华09级水利系的师兄。感慨世界真小的同时,也很怀念这种在网络漫游中发现惊喜的感觉。随着网络结构的演化,大部分网络活动都在几家大公司的平台框架内完成,生活中体验网上冲浪的机会越来越少,在冲浪中发现奇观的可能更是微乎其微。在开放的互联网荒野上找到自己喜欢的站点已是幸事,进而发现站长是很近的师兄,则更是欣喜。我曾在旧作中提过,在互联网荒野中搭建世界、探索世界的门槛很高,人数也很少,所以在互联网的开放部分确实也更容易遇到很近的朋友,清华的同学容易成为网络空间的建造师。

这种漫游感体现出互联网的原始魅力,当我们要在广大的网络空间深入寻找一件事物的时候,几大平台公司提供的框架往往就不够用了。通常我们都要去寻找优质的独立站点。我有好几位微信和豆瓣好友都是从我的博客寻来,因为他们看到了我撰写或翻译的文章。互联网天然带有开放分享的精神,其本身的物理结构和协议系统从设计思想到设计目标都体现了这一点。任何人可以把信息分享给任何人,只要我想写,只要你想读,你我坐在地球两端,只需借助搜索引擎和社交网络,花一点电费和网费,无需其他成本,就可以完成知识共享与精神交流。我作为无名小卒,只是写了些自己感兴趣的东西,就能和地球另一端的陌生人相识相知,甚至能为其他人提供些许帮助。这样的感觉真好,网络会自然让信息两端的人发生联系,网络的力量让我敬畏。

我为什么要镜像师兄的网站呢?因为源网站在境外,时不时被墙,而其他墙内镜像都已不能访问,所以我在墙内位置镜像了这个资料站。空之轨迹FC的重制版已经能在Steam上买到,SC和3RD的重制应该也不远。全网最强空轨资料站,希望这个镜像能帮到喜欢空之轨迹的朋友。

最后,感谢师兄!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近年西方世界出现了政治正确压倒言论自由的现象,这也是美国大选的一项重要时代背景。有时候,甚至不需要当事人说话,意识形态斗争就可以代替事实核查毁灭当事人的生活。

霍姆斯大法官在“艾布拉姆斯诉美国案”的异议意见中写道:

应当对某种做法时刻保持警惕,那就是对那些我们深恶痛绝,甚至认为罪该万死的言论的不当遏制。

目前,美国的政治正确就对异议意见有很大的不当遏制。

斯莫拉教授在《suing the press》书中评价20世纪后半页针对媒体此起彼伏的巨额诽谤案,说:

媒体们太把自己当回事,仿佛自己发布的不是新闻,而是真理。陪审团的某些反应,代表了公众对自以为是的媒体的普遍反感。

当时,美国的媒体越来越少,逐渐形成几家寡头,有了操纵舆论的能力,嚣张跋扈,自以为是,激起了民众的反感。媒体利益少有受损就说自己的宪法权利受到侵害,美国不再言论自由,上纲上线,傲慢。这种上纲上线和后来的政治正确一脉相承。

我在谷歌上搜索“suing the press”,头条就是有关特朗普的文章,第二条才是斯莫拉教授的书。1992年出版的著名言论自由著作《批评官员的尺度》中提到过一系列与公众利益有关的诽谤案,其中涉案金额最高的案件正是现今当选总统特朗普的案子,他因为一篇嘲弄其建筑规划的专栏文章,起诉《芝加哥论坛报》和相关评论员,索赔5000万美元,最终败诉。前天,纽约时报撰文讲述了特朗普和媒体纷争的故事,提到特朗普及其公司至今总共对媒体提出过七桩诽谤诉讼,只赢了一次,而那一次被告没有出庭。特朗普在大选期间毫不留情地批判主流媒体,在选后给媒体设鸿门宴怒斥媒体都是骗子。他和媒体地纠葛由来已久,面对媒体已经是身经百战了。

博克法官在《Freedom, the Courts and the Media》中写道:

媒体独享自由到什么地步,这种自由所受的威胁,就达到什么程度。

在同样的时代背景下,博克法官意识到媒体寡头对言论的掌控导致普通人失去自由说话的空间,这正是今日政治正确高压的写照。普通人说话必须小心翼翼,不然就有可能被拉到媒体上由社会批判一番。

哈伦大法官在“科恩诉加利福尼亚州案”的判决意见中写道:

允许空气中充满不和谐的声音,不是软弱的表现,而是力量的象征。

“科恩诉加利福尼亚州案”与脏话有关,科恩穿过洛杉矶郡政府走廊时,夹克衫后背写着“操他妈的征兵制度(Fuck the Draft)”,因而加州法院认为他扰乱社会治安。科恩最终在最高法院以5票对4票胜出,哈伦大法官在判词里说:

(言论自由)的存在,或许会导致尘世喧嚣,杂音纷扰,各类不和谐之声不绝于耳,有时甚至会有一些冒犯性的言论(即脏话,哈伦大法官不愿意提及)。但是,这些仅是扩大公共讨论范围导致的一点点副作用罢了。允许空气中充满不和谐的声音,不是软弱的表现,而是力量的象征。

他还说:

虽然这个四字词汇(fuck,哈伦大法官不愿提及)令人反感,但不容忽视的是,一个人的粗鲁言语,也可能是其他人的抒情诗句。

本次大选,特朗普吐了很多脏字,不断使用冒犯性言论。正是由于最高法院过往的判例,特朗普的言论才得到了法律的保障。最终事实证明,确实有一些人很享受这些粗鲁言语。这些备受争议的冒犯性言论也成为了突破政治正确的情绪工具。

汉德法官在他著名的演讲《自由的精神》中说:

自由的精神,就是对何谓正确不那么确定的精神;自由的精神,即是尽力去理解别人见解的精神;自由的精神,即是将别人的利益与自己的利益不带偏见一并考虑的精神;自由的精神铭记,即使一只麻雀落地也该引起注意。

“自由的精神,就是对何谓正确不那么确定的精神”这句话在国内由于柴静在2011年的一篇新浪博客而闻名。印象中刘瑜老师在课上也经常提,我总感觉自己到哪儿都能听到这句话,听得我耳朵根子都烂了。如今,美国的政治正确恰好走到了对正确过于确定的状态,在很多领域展现出对自由的压制。支持政治正确充满偏见,做不到为别人的利益考虑,不去理解一个国家中另一半人的想法。

汉德法官还在“《群众》杂志社诉帕腾案”的一审判决意见中说:

正确的结论来自多元化的声音,而不是权威的选择。对于许多人来说,这一看法现在和将来都是无稽之谈,然而,我们却把它当作决定命运的赌注。

本次大选中,有一些观点就把人类的未来押注在权威身上,把特朗普及其支持者视为无稽之谈,国内典型如《锵锵三人行》中的饶毅教授,美国的自由派城市精英也有很多持此看法,他们其实走向了自由的反面。

除特殊说明者外,本文引用的其他的案件和法官金句均来自《批评官员的尺度》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