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目录

当热点事件发生的时候,社交媒体平台有时会直接邀请当事人在自家平台发言。此时,邀请当事人发言的运营人员扮演的角色和记者很像:找到当事人,并且争取他说话。

我将这类运营操作称为“事件主持”。

如果网络运营机构大规模持续事件主持,它是不是就取代了媒体的作用呢?媒体挖掘事件、寻找当事人;事件主持也挖掘时间、寻找当事人。媒体找到人之后做采访、出作品;事件主持找到人之后直接邀请其发声。

我们这里假设:信源对已经在平台上发表过的话,不能做删改。

事件主持 媒体
寻找选题 寻找选题
寻找信源 寻找信源
信源直接发声,用户看到一手信息 采访信源,做成报道,用户看到二手信息
无法控制信源说什么 可以编辑信源说过的话,有选择地展现内容

用户自然会觉得一手信息更可信,因为二手信息多了一道加工手续。但是,有的一手信源本身信誉堪忧,专业媒体与之相比反而更有信誉,比如贾跃亭。

由于运营平台无法控制信源说话的内容,信源有可能为了自己的利益操弄舆论,如目前的社交网络一样,黑色产业渗透,刷榜、控评、扰乱视听。运营平台一定会遇到大量做这样的信源。

媒体会根据自己的利益编辑内容,有的媒体本身就做付费发声的生意,那么它会给用户制造混乱,往往不如一手信息;有的媒体会对事件做出平衡准确的报道,那么它的报道对用户起到了懒人包的作用,省时又有用,可能比一手信息更吸引人。

一手信源的表达水平参差不齐,而媒体更了解用户,更容易做出受认可、易传播的报道。

个人观点:事件主持会替代一些媒体作用,尤其是表达能力与信誉一般的媒体,但专业机构可以留存,因为他们整理信息的能力还是用户很需要的。但我估计一手信源对用户的冲击力应该会很强,如果事件主持模式得以风行,专业媒体可以考虑跟进这种体裁。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文章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