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目录

社交网络本质上是一个内容发行网络,所以社交网络公司对内容都特别看重,因为他们其实是内容发行公司而非社交公司。做社交只是建立网络的过程,是进入内容发行市场的切入点。

社交网络公司本身获取了很多社会权力。

如果社交网络公司内外都没有监管措施,那么公司内部一定会有人利用发行权力寻租。内容商向寻租人行贿,换取内容曝光,引发各种社会问题。

所以至少,社交网络公司内部应当有监管机构。

但是,一旦监管机构成立,其势必应对来自各国政府的监管需求,无法独立决策。他们也没有能力监管全球内容。语言关就过不去,对各国意识形态更没有专业把握。纽约时报于2018年底发表了一篇关于Facebook审核的文章,称:

另一份简报中,似乎包含关于印度法律的错误,它建议审核员,几乎所有对宗教的批评都应该被标记为可能违法。实际上,根据一名法律学者的说法,只有在意图煽动暴力时,批评宗教才是非法的。
在缅甸,一处文书错误导致一个被控挑起种族大屠杀的著名极端组织在该平台上存在了好几个月。

而且,公司内部的监管机构也一样有寻租问题。公司内监管机构可能和政府的监管要求不一致,它们可能根据自己的偏好决定监管策略,与政策或公众利益有偏差。

综上,如果社交网络打算引入监管,那么它必须与政府监管机构合作。

但是我们面临了一个新问题:社交网络是一个全球化的内容发行网络,各国监管政策可能互相抵触。社交网络平台应该怎么办呢?

这个问题在Web网时期不严重,因为个人建站的门槛较高,边缘言论规模小。而且Web本身不是发行网络,传播困难,其国际化程度也一般,国际冲突不显著。例如中国和美国关于网络盗版的监管不同,一些中国网站上有很多盗版美国电影,美国也有人来中国网站看,但影响不大,没有升级成社会事件。

但社交网络不同,它是全民工具,边缘信息规模大,而且用户很容易互相传递信息,信息可以在网络中迅速发行扩散。而且各国人都在同样的社交网络平台观看内容。社交网络在接到各国监管政策时,可以有两个选择:

  1. 接到屏蔽指令后屏蔽帖子,对所有使用者都生效。
  2. 接到屏蔽指令后只对该国国民屏蔽该帖子(假设社交网路平台可以通过一些规则判断使用者国籍)。

如果执行方案1,可以让所有人获得一致的使用体验,但是会让监管最严的政府部门获得最大的实际权力,有可能引起各国政府的权力竞争,导致平台面临的监管总体上越来越严。因为监管最严的政府实际上在高频率地对全球人执行国内法,全球人都要受到它的管理约束。这种恶性竞争可能导致平台上内容匮乏,如果在很多社会中实际上没有禁忌的话语却可能因为沙特等政府的禁令而无法讨论,则社交网络会变得没有价值,用户没有使用的动机。方案1是不太可行的。

如果执行方案2,会让一个人发的贴子只有一部分人可以看到,等于说每一个人都在发分组帖,而且每个人受到的约束也不一样。所以每个人在平台上的使用体验不一致。但是平台要如何设置规则区分用户国籍呢?这也不是很容易办到的事,很多时候只能通过IP地址和手机号简单判断一下,但也基本可以满足需要。选项2比较可行。

有没有可能各国成立多边机构商量出一个共同遵守的规则呢?我觉得这也是一个可行方案。

甚至还有可能,一些社交网络平台可以限定只有个别国家的人可以使用,或者个别国家的人不得使用,然后只按照使用国的法律执行监管。

考虑到可能不会有完全覆盖所有国家的多边协议,也有可能关系紧密的国家达成小规模的地区性协议。将来,几种社交网络的监管方案可能是并行的,社交网络可以自己选择自己的市场并遵照对应的监管规则。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文章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