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目录

今日头条和Facebook分别遇到了自己的麻烦。中美两国主流社会认为它们对民粹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开始对其监管、制约。

我在2016年曾经发表微博预言说“今日头条做不下去,十年内倒闭。”现在看来预言大概是破产了,但我当时觉得头条做不下去的原因就在于政治风险。

像今日头条和Facebook这样的信息流服务,看起来是人畜无害的,最多也就是发一发低俗信息、市井八卦,一眼看不到政治风险。但如果了解黄色新闻的历史,就会自然生出警觉。

今日头条和Facebook的作为和黄色新闻一样,通过感官刺激获得流量,只以销售数据作为追求。这样在商业模式上无懈可击,从企业产品的角度和投资人的角度,看起来都很完美,但这个世界不仅有商业世界而已。它们在完成自己商业模式的同时,给社会带来了很大的负外部性。随处排污的工厂也有成立的商业模式,但排污如果超过环境容量,就会对社会造成危害,于是需要法律或其他形式的监管与制约。黄色新闻的情况与此类似。

索罗斯在达沃斯论坛上说:“Mining and oil companies exploit the physical environment; social media companies exploit the social environment.”与我的观点高度一致。

有一种观点认为数据驱动对于企业管理有好处,讲企业的目标分割成一个个可量化的KPI,既让每个团队有自己的独立决策能力,又让整个企业能够往预想的量化目标发展。这种叙事听起来和中国的GDP政绩制度异曲同工。

中国政府已经在做统计改革,逐步淡化GDP指标,编制新的指标,同时越发强调顶层设计。这就如同从微博式的产品设计转向微信式的产品设计。

作品的背后是人的思想和意识,而数据驱动的作品没有灵魂,连制作团队自己都不知道作品是什么。数据只能辅助,不能驱动。

相关文章:大数据 黄色新闻 公民凯恩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文章目录